欢迎访问98gan在线视频

 

线路一
 
线路二
 
 
线路三
 
 
线路四

 

 

炎忍不住的又想去捏熏儿的漂亮脸蛋,不过好在最后硬生生的止了下来。“放心吧,等以后我会把钱尽数的还你。”拍了拍胸口,萧炎承喏道。“谁稀罕你还呢…”小嘴微撇,薰儿背后的紫金卡片,也是被她快速的收了起来。“走吧,天晚了,明天我带你去逛逛乌坦城。”萧炎对着少女挥了挥手,率先对着山下兴奋的跳跃而去。立在原地,薰儿微笑的盯着那回复了三年前飞扬洒脱的少年,轻轻一笑,低声喃喃道:“纳兰嫣然,我究竟该恨你,还是该谢你?”……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间射将进来,照在床榻之上盘腿修炼的少年身上,暖洋洋的…“呼…”静坐许久之后,萧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一股肉眼可见的淡白气流,顺着口鼻中,灌入了身体之内,温养着骨骼。眼眸乍然睁开,眼中白芒掠过,萧炎缓缓的伸了一个懒腰,满脸的迷恋与陶醉:“就是这股感觉,三年了啊,变强的感觉,终于再次回来了。”慢吞吞的爬下床,活动了一下筋骨,然后换了一身衣衫,门外传来了薰儿那动听的轻灵嗓音:“萧炎哥哥,还没起来?”“这丫头,来得真早。”无奈的摇了摇头,萧炎转身在柜子中翻腾了一会,最后抱出个小匣子,小心翼翼的将之打开,顿时一片金光射了出来,让得萧炎眼睛微微眯起…“这可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啊。”抱起小匣子,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。推门走出,望着门口的青春少女,萧炎不由得轻挑的吹了声口哨。今天的薰儿,换了一身得体的淡绿色装饰,清淡的颜色,更是使得少女多了几分清纯,一条紧腿长裤将那纤细而修长的美腿包裹得极为圆润,曲线毕露。长腿,翘臀,略微发育的小胸脯,现在的薰儿,无疑很象地球上的妙龄少女,充满着活力与诱人的青春气息,当然,不得不说,那股独特的淡雅气质,却是萧炎从未在其他女孩身上见过…“喏,你需要的东西。”瞧着萧炎出来,薰儿笑吟吟的递过来一张黑色卡片,这是普通的存金卡,最大值不能超过五千金币。随手接过黑卡,萧炎打趣道:“小妮子穿这么漂亮想干什么?难道和别人有约么?”“是啊,是啊,这可是萧炎哥哥三年来第一次邀请我一起出去呢,薰儿可是很受宠若惊哦,当然要打扮得漂亮一点。”萧炎的亲昵取笑,让得薰儿眼眸弯成了浅浅的月牙,俏皮的娇笑道。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情大好的萧炎,也是笑着回了几句,两人笑谈着对着家族之外行去,半路上,也遇见了一些族中的族人,在瞧得他与薰儿亲昵谈笑的模样之后,都是不由面露奇异之色。现在的薰儿,无挡在外面,就算自己再如何努力靠近,都会被他那不冷不热的态度刺得黯然离去…“他真的回来了…不过,他似乎还是把我当成小时候的跟屁虫,真是根木头…”轻轻的撅了撅小嘴,旋即薰儿又有些责怪自己的贪心。“薰儿,这三年,可别怪萧炎哥哥,那段时间,我自己都活得浑浑噩噩的,不过还好,有你在身边陪着。”萧炎有点尴尬的捎了捎头,歉意的道。熏儿甜甜一笑,三年所受的一些委屈,在少年生涩的道歉声中,顿时烟消云散。“咳,对了,熏儿…你手上还有多少钱啊?”松开手中娇嫩的小脸,萧炎忽然干笑着问道。在家族中,除了父亲,便只有薰儿与他关系很好,今天给父亲丢了那么大的面子,他可没脸再去找父亲借钱,所以,也只能把念头打在薰儿身上了。“钱?”眨巴了一下亮晶晶的大眼睛,熏儿愕然道:“萧炎哥哥需要钱么?”“咳…要买点东西,还缺一点。”萧炎小脸有些通红,前身今世,这都是他第一次找女孩子借钱啊。头一次看见心中淡然的萧炎哥哥露出这幅窘迫的模样,薰儿顿时有些觉得大开眼界,捂着小嘴娇笑道:“我还有一千多枚金币,够吗?如果不够的话…”在说着话的同时,熏儿那背在身后的一只纤手上,屈指轻弹,一张紫金色的卡片突兀的出现在了芊芊双指间,卡片之上,闪烁着五道不同颜色的波纹。五纹紫金卡,在斗气大陆上,至少需要斗灵的实力,才有资格办理这种代表身份的金卡,当然,一些超然势力,也具备这种资格。“够了,够了…”欣喜的点了点头,萧刻之后,萧炎那张小脸骤然阴沉了下来,森寒的字眼,从牙齿间,艰难的蹦了出来:“我体内莫名其妙消失的斗之气,是你搞的鬼?”“嘿嘿,我也是被逼无奈啊,小娃娃可别怪啊。”“我草你妈!”一向自诩沉稳冷静的萧炎,此刻忽然宛如疯子般的暴跳起来,小脸布满狰狞,也不管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,不假思索的利马扯下手指上的戒指,然后将之奋力对着陡峭之下,掷甩了出去…戒指刚刚离手,萧炎心头猛的一清,急忙伸手欲抓,可离手的戒指,已经径直掉下了悬崖…愣愣的望着那消失在雾气中的戒指,萧炎愕然了好片刻,小脸缓缓的平静了下来,懊恼的拍了拍额头:“蠢货,太莽撞了,太莽撞了!”刚刚知晓自己三年来受辱的罪魁祸首竟然便是一直佩戴的戒指,这也难怪萧炎会失控成这模样。在悬崖边坐了好片刻,萧炎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,爬起身来,转过身,眼瞳猛的一瞪,手指惊颤的指着面前的东西…在萧炎的面前,此时正悬浮着一颗漆黑的古朴戒指,最让萧炎震惊的,还是戒指的上空处,正飘荡着一道透明苍老人影…“嘿嘿,小娃娃,用不着这么暴怒吧?不就是吸收了你三年的斗之气嘛。”透明的老者,笑眯眯的盯着目瞪口呆的萧炎,开口道。嘴角一阵抽搐,萧炎的声音中,压抑着怒气:“老家伙,既然你躲在戒指之中,那么也应该知道因为你吸收了我的斗之气,给我带来了多少嘲骂吧?”“可在这三年的年,豁然的拔出长剑,目光阴冷的直指萧炎。“我…真的很想把你宰了!”牙齿在颤抖间,泄露出杀意凛然的字句,萧炎拳头紧握,漆黑的眼睛燃烧着暴怒的火焰。“炎儿,不可无理!”首位之上,萧战也是被萧炎的举动吓了一跳,连忙喝道,现在的萧家,可得罪不起云岚宗啊。拳头狠狠的握拢起来,萧炎微微垂首,片刻之后,又轻轻的抬了起来,只不过,先前的那股狰狞恐怖,却是已经化为了平静…三年中,虽然受尽了歧视与嘲讽,不过却也因此,锻造出了萧炎那远超常人的隐忍。面前的纳兰嫣然,是云岚宗的宠儿,如果自己现在真对她做了什么事,恐怕会给父亲带来数不尽的麻烦,所以,他只得忍!望着面前几乎是骤然间收敛了内心情绪的少年,葛叶以及纳兰嫣然心中忽然的有些感到发寒…“这小子,日后若一直是废物,倒也罢了,如果真让他拥有了力量,绝对是个危险人物…”葛叶在心中,笑声。“你是谁?为什么在我的戒指之中?你想干什么?”略微沉默之后,萧炎口齿清晰的询问出了关键问题。“我是谁你就先别管了,反正不会害你便是,唉,这么多年,终于碰见个灵魂强度过关的人了,真是幸运,嘿嘿,不过还是得先谢谢小娃娃这三年的供奉啊,要不然,我恐怕还得继续沉睡。”“供奉?”疑惑的眨了眨眼睛,片凝重的暗暗道。“萧炎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举动让你如此愤怒,不过,你…还是解除婚约吧!”轻轻的吐了一口气,纳兰嫣然从先前的惊吓中平复下了心情,小脸微沉的道。“请记住,此次我前来萧家,是我的老师,云岚宗宗主,亲自首肯的!”抿着小嘴,纳兰嫣然微偏着头,有些无奈的道:“你可以把这当做是胁迫,不过,你也应该清楚,现实就是这样,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公平,虽然并不想表达什么,可你也清楚你与我之间的差距,我们…”“基本没什么希望…”听着少女宛如神灵般的审判,萧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:“纳兰小姐…你应该知道,在斗气大陆,女方悔婚会让对方有多难堪,呵呵,我脸皮厚,倒是没什么,可我的父亲!他是一族之长,今日若是真答应了你的要求,他日后在如何掌管萧家?还如何在乌坦城立足?”望着脸庞充斥着暴怒的少年,纳兰嫣然眉头轻皱,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忽然间似乎衰老了许多的萧战,心头也是略微有些歉然,轻咬了咬樱唇,沉吟了片刻,灵动的眼珠微微转了转,忽然轻声道:“今日的事,的确是嫣然有些莽撞了,今天,我可以暂伙,药老得意的笑了起来,能够把这冷静得象小妖怪的萧炎气成这副模样,他还真是挺有成就感的。“那功法有什么诡异的?”盯着药老戏谑的脸庞,萧炎忽然静了下来,皱眉询问道。“它能进化!”略微沉默,药老微笑道。瞳孔猛的一缩,萧炎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药老,半晌之后,方才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!我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功法,具有进化的能力!”“嘁,你这小家伙知道什么,斗气大陆辽阔无比,奇人异事数不胜数,在你这从未出过加玛帝国的小家伙眼中,不可能的东西,多海里去了。”药老不屑的讽道。萧炎一滞,旋即不服的道:“难道你听说过别的功法,能够进化?”药老笑容微僵,片刻后干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就是因为没有,才能显出我这功法的独特啊!”“真能进化?”瞧着药老认真的面孔,萧炎忍不住的再次开口问道。“真能进化!”药老非常肯定的点头。“你修炼过?”萧炎再次问道。“呃…没有。”药老干笑着摇了摇头。“那别人修炼过?”“呃…没有。”额头之上,青筋鼓动着,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!”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,正色道。萧炎有些愕然,他还真不知道,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。“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?”转动着眼珠的萧炎,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。“想要成为炼药师,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,所以,在学会炼药术之前,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!”。“火属性功法?嘿嘿,老师,既然我是你的弟子,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?”萧炎伸出手,笑着讨要道。“鬼扯,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?亏你开得了口!”闻言,药老脸庞一抖,哭笑不得的骂道。“老头,既然入了你的门下,你总不能还让我去族中找功法吧?我们家族中最顶尖的火属性功法,我记得也不过才黄阶高级,这也太寒碜人了吧?”萧炎一张小脸,很是郁闷。“小崽子,是老师,不是老头!”被萧炎的称呼气得翻了翻眼皮,药老没想到这才刚刚拜完师,这小家伙就爬头上来了。“哼,既然入我门下,自然不会寒碜到你,天阶功法,我没有!不过我倒是有种比天阶功法还要诡异的功法,你学不学?”轻哼了一声,药老浑浊的老眼中,忽然间阴谋盎然。“比天阶功法还要诡异?”心头一跳,萧炎咽了口唾沫,黑色的眸子,不经意间,悄悄炽热:“那是什么级别的功法?”“黄阶低级。”药老的微笑声,让得萧炎小脸顿时僵硬了下来。“老头,你耍我?”片刻之后,山顶之上响起了少年愤怒的咆哮。望着面前小脸气得扭曲的小家之超越,哪有这么容易。”老者那皱纹满布的老脸,此刻犹如一朵盛开的菊花。“要不是你吸收我的斗之气,我能被她如此羞辱?你个老混蛋!”被老者捅到痛处,萧炎小脸再次阴沉,气得咬牙切齿的大骂了起来。一通大骂过后,萧炎又自己萎靡了下来,事于至此,再如何骂也是于事无补,斗气的修炼,基础尤为重要,当年自己四岁练气,炼了整整六年,才具备九段的斗之气,即使现在自己的天赋已经回复,可想要在一年时间修内炼至七段斗之气,基本上是没多大的可能…沮丧的叹了一口气,萧炎眼睛瞟了瞟那故作高深莫测模样的透明老者,心头一动,撇嘴道:“你有办法吧?”“或许吧。”老者含糊的怪笑道。“你帮助我在一年时间达到七段斗之气,你以前吸收我三年斗之气之事,便一笔勾销,怎么样?”萧炎试探的问道。“嘿嘿,小娃娃好算计呐。”“如果你对我没什么帮助,那我何必带个拖油瓶在身边?我看,您老还是另外找个倒霉蛋曲身吧…”萧炎冷笑道,聊了片刻,他也看出了这透明的老者似乎并不能随便吸收别人的斗之气。“你可一点都不像是个十五岁的少年,看来这三年,你真成长了许多,这能算是我自食恶果吗?”望着油滑的萧炎,老者一愣,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。萧炎摊了摊手,淡淡的道:“想让我继续供奉你,你总得拿出一些诚意吧?”“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娃娃,好,好,谁让老头我还有求你这小家伙呢。”无奈的点了点头,老者身形降下地面,目光在萧炎身上打量了几番,一抹奸计得逞的怪笑在脸庞上飞速浮现,旋即消散,迟疑了一会,似乎方才极其不情愿的开口道:“你想成为炼药师吗?”------------第九章药老!第九章药老!(本章免费)“炼药师?”闻言,萧炎一怔,旋即眉头大皱:“在斗气大陆,只要是个人,都想成为炼药师,可炼药师,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上的么?那些苛刻的条件…”话音忽然一顿,萧炎猛的抬头,张大着嘴:“我达到了?”非常欣赏萧炎这幅震撼中夹杂着期盼与狂喜的神色,老者抚着胡子想了片刻,又上下打量了一番,方才似乎有些为难的叹道:“虽然只是勉强够格,不过谁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啊,唉,罢了,就当是还人情债吧…”斜瞥着一脸勉强的老者,萧炎的心中,总觉得这老家伙所说的勉强够格有点假,不过此时他也懒得深问,只是在欣喜之余,还有着几分怀疑:“就算我达到了条件,可炼药师一般都是由老师手把手的亲自教导,你,难道也是一位炼药师?”望着萧炎那满是怀疑的小脸,老者嘿嘿一笑,胸膛微微挺了起来,声音中,也是隐隐透出一股自傲:“没错,我就是一名炼药师!”眼睛一眨,萧炎望向老者的目光,顿时亮堂了起来,炼药师啊,那可是稀有生物呐…“老先生,请问一下,您以前,是几品炼药师?”萧炎舔了舔嘴唇,稚嫩的声音中多了一分客气。斗气大陆,炼药师虽然稀少,不过由于尊贵的身份,所以也有着明确的等级制度,由低到高,分为一至九品,先前大厅中纳兰嫣然手中的聚气散的主人,丹王古河,便是一名六品的炼药师,在加玛帝国的炼药界中,堪称第一人。“几品?嘿嘿,记不得咯…哎,小家伙,你究竟学不学啊?”摇晃着脑袋,老者忽然有点不耐的问道。“学,学!”萧炎不再犹豫,小脑袋急忙点动,炼药师,即使是云岚宗那种庞大势力,也都要奉为上宾的珍贵级别人物呐。“嘿嘿,愿意?愿意那就拜师吧。”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,奸诈的笑道。“还要拜师么?”“废话,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,做梦呢?”老者翻了翻白眼,显然,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,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。无奈的撇了撇嘴,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,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。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,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:“我名为药老,至于我的来历,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,免得你分心,你只需要知道,象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,其实…其实也就是屁罢了。”嘴角一阵抽搐,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,刚欲出口的话,生生的咽了下去:“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?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,是个屁…?这话如果放了出去,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?”轻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震惊,萧炎眼珠一转,涎着小脸,嘿嘿道:“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,达到七段斗之气?”“虽然这三年时间,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,可也正因为如此,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,斗气修炼,根基是重中之重!日后你便能察觉到,这三年实力炎忍不住的又想去捏熏儿的漂亮脸蛋,不过好在最后硬生生的止了下来。“放心吧,等以后我会把钱尽数的还你。”拍了拍胸口,萧炎承喏道。“谁稀罕你还呢…”小嘴微撇,薰儿背后的紫金卡片,也是被她快速的收了起来。“走吧,天晚了,明天我带你去逛逛乌坦城。”萧炎对着少女挥了挥手,率先对着山下兴奋的跳跃而去。立在原地,薰儿微笑的盯着那回复了三年前飞扬洒脱的少年,轻轻一笑,低声喃喃道:“纳兰嫣然,我究竟该恨你,还是该谢你?”……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间射将进来,照在床榻之上盘腿修炼的少年身上,暖洋洋的…“呼…”静坐许久之后,萧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一股肉眼可见的淡白气流,顺着口鼻中,灌入了身体之内,温养着骨骼。眼眸乍然睁开,眼中白芒掠过,萧炎缓缓的伸了一个懒腰,满脸的迷恋与陶醉:“就是这股感觉,三年了啊,变强的感觉,终于再次回来了。”慢吞吞的爬下床,活动了一下筋骨,然后换了一身衣衫,门外传来了薰儿那动听的轻灵嗓音:“萧炎哥哥,还没起来?”“这丫头,来得真早。”无奈的摇了摇头,萧炎转身在柜子中翻腾了一会,最后抱出个小匣子,小心翼翼的将之打开,顿时一片金光射了出来,让得萧炎眼睛微微眯起…“这可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啊。”抱起小匣子,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。推门走出,望着门口的青春少女,萧炎不由得轻挑的吹了声口哨。今天的薰儿,换了一身得体的淡绿色装饰,清淡的颜色,更是使得少女多了几分清纯,一条紧腿长裤将那纤细而修长的美腿包裹得极为圆润,曲线毕露。长腿,翘臀,略微发育的小胸脯,现在的薰儿,无疑很象地球上的妙龄少女,充满着活力与诱人的青春气息,当然,不得不说,那股独特的淡雅气质,却是萧炎从未在其他女孩身上见过…“喏,你需要的东西。”瞧着萧炎出来,薰儿笑吟吟的递过来一张黑色卡片,这是普通的存金卡,最大值不能超过五千金币。随手接过黑卡,萧炎打趣道:“小妮子穿这么漂亮想干什么?难道和别人有约么?”“是啊,是啊,这可是萧炎哥哥三年来第一次邀请我一起出去呢,薰儿可是很受宠若惊哦,当然要打扮得漂亮一点。”萧炎的亲昵取笑,让得薰儿眼眸弯成了浅浅的月牙,俏皮的娇笑道。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情大好的萧炎,也是笑着回了几句,两人笑谈着对着家族之外行去,半路上,也遇见了一些族中的族人,在瞧得他与薰儿亲昵谈笑的模样之后,都是不由面露奇异之色。现在的薰儿,无0

 

Copyright·2011-2016 98gan在线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98gan在线视频 

友情链接: 色无码图片 台湾佬亚洲娱乐 网红鹿视频在线播放 在线免费看继母三级片电影 888集团娱乐登录 中印战争战俘全杀了